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 >

《祭炼山河》里面第九九章是什么内容啊?

更新时间:2019-09-06

  现场开码,秦宇急促喘息,胸膛间心跳如雷,推动血液在体内奔腾,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血肉,都在大呼痛快!

  从修行到今日,他从未战的如此酣畅淋漓,熊战实力与他在伯仲间,正是最好的检验机会。而且随着高强度激战,他似乎能感觉到,肉身正在被逐步激活。魔体修成后,属于魔道的那份暴烈霸道,一直深藏在他体内,直到今日这场酣战,终于一点点释放出来。还没战个痛快,怎么能停?秦宇一步踏落,空间似乎扭曲,法力流转发出震耳轰鸣,如虎下山。熊战暗骂混蛋,心想幸亏自己变了策略,否则再撑下去,反倒有可能被这小子耗死了!脸上露出一丝心疼,熊战咬咬牙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该用就得用,今日一定要杀死秦宇!灵光闪过,他手中多了一支长箭,通体黑色,此刻随着法力疯狂涌入,表面竟爆发出耀眼红光,无数细小符文在其中沉浮,惊天气息爆发,似千百大山横档在前,也可一击而破!秦宇心脏猛地收缩,几乎停止跳动,他毕竟踏入金丹期短暂,即便实力强悍可在宝物积累方面,与熊战这般老牌金丹强者相比,还有较大差距。比如这长箭,就让他瞬间,感受到浓烈的死亡气息。咻——黑光一闪即逝,接下来才是刺耳破空声,秦宇只来得及挥手,黑色长箭便已到来。葬魂旗展开,黑天魔身影出现,手持墨玉如意尚未点出,就被一箭贯穿胸膛。他猛地僵住,下一瞬爆开,葬魂旗“啪嗒”落到地上,力量波动尽失。黑色长箭不停,击中莫语胸膛,可在真正触及他胸膛瞬间,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一层灵光将他护在其中。轰——灵光破。秦宇抛飞出去!黑色箭影一颤,消散不见。熊战面无血色,身上衣袍被汗水打湿,脸上却流露快意。秦宇,就算你再强,中了葬魂箭,也只有死路一条!葬魂箭,为古时某炼器大宗,无意间炼制出的恐怖消耗性法宝,每支仅可动用一次,箭出必定夺命葬魂,不久便因太过阴毒有违天和,被禁止继续炼制。熊战早年无意得到这支,一直作为最大底牌,从不示于人前。如今箭影散去,表明攻击已完成,秦宇之魂已散。咳……咳……剧烈咳嗽突然响起,熊战脸上快意僵住。没死!怎么可能!那是葬魂箭,远古凶戾法器,汲取了他大量法力,居然杀不死一名金丹?开什么玩笑!秦宇嘴角流血,地面被砸出大坑,方圆数丈药田毁于一旦,胸膛内部火辣辣刺痛,不知骨头断了多少根,轻轻一动就冒出满头冷汗。

  可他依旧活着。黑天魔抵消掉,葬魂箭最恐怖的灭魂煞气,丹鼎赠送的那枚玉佩,挡住它可怕的穿透攻击。这就是原因!秦宇心底生出一丝后怕,方才瞬间,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真的是与死亡擦肩而过。可也仅仅是一丝,因为他没有时间浪费……熊战还活着。既然他没死,他怎么还能活!强忍剧痛,秦宇体外血焰猛地燃烧,血遁**施展,眨眼冲入天空。熊战想逃,可空虚的体内法力,已不足以帮他闪避。咔嚓——拳头轰在脖颈处,他脖子猛地扭曲,呈夸张角度后仰。自信爆棚的熊某人,改变策略之后,似对结果没有影响,依旧……死于当场!呼——呼——秦宇喘息,重伤下催动血遁**,他眼前阵阵发黑。勉强落在地面,顾不上熊战的尸体,他苦笑一声面露庆幸。血遁**在手,本以为这场厮杀,自己已在不败之地,谁知差点就被一击而杀。果然太有自信不是一件好事,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何况是熊战这般强悍对手。今日之事是个教训,日后必定牢记,不可再有这种托大之心。否则下次,他未必还能活着。好在,终于结束了。秦宇念头刚起,脸色蓦地阴沉下去,谷地阵法被两人交锋破坏,已无法运转挖好。抬头就可看到,裙摆飘摇间,湘如玉-脚踏虚空而来,她一袭粉色长裙将全身包裹在内,只露出美丽面庞。“秦道友,数日未见,为何落得如此狼狈?”秦宇眼眸虚眯,“湘道友没瞎,就该看的清楚。”湘如玉眉头轻皱,“秦道友何必恶语伤人?”秦宇冷笑,“我三呼仙子,纳头就拜,湘道友是否能不做渔翁?”湘如玉展颜一笑,“秦道友是聪明人,怎么问出这样的蠢话来。”秦宇深吸口气,“既然无论我怎样开口,结果都不会改变,自然选择走心,至少痛快一些。”湘如玉脸色不变,“但这也有可能,引起我对秦道友不满,让你死的更加痛苦,不是吗?比如,我现在就觉得,不能让道友死那么快,至少死前品尝下,那种全身皮肤被腐蚀一空的滋味。”她笑的更灿烂,眼神却残忍起来,充满了病态怨恨。“知道吗?我从小好强,最恨别人比我好,无论哪方面都不行。所以这次古修洞府之行,你跟熊战是我最恨的人。凭什么你们毫发无伤,就能得到收获。尤其是你,秦宇,你才是最该死的那个,居然能得到最大的好处,不毁掉你我怎么甘心。”湘如玉吃吃一笑,“好在有熊战这蠢货,当初一夕风流时,他自以为什么都没泄露,却不知我有秘法可探听交-合之人些许心念。不巧,有关狼形玉简的事儿,我就知道了一些,料定他不会善罢甘休,所以才有今日。”

  “熊战已死,接下来就是你了。”湘如玉眨眨眼,伸出掩在袍袖中的手掌,黑红斑驳骨头外露,可见血肉生长痕迹,但皮肤损伤远没有恢复,因而更加可怖如鬼爪。此刻掌中静静躺着,一只打开的玉瓶。“秦道友是否在积攒力量,等待给妾身致命一击,或暴起突围逃走。”湘如玉笑容灿烂,“但我不会给你机会啊!这是五原道人身上剧毒,无色无味最是恐怖,吸入片刻就会法力凝滞,最终全身